您的位置:首页 > 长安之星 >
乐山交警干超:疫情期间,我很幸运地去了一趟武汉
www.jy.leshanpeace.gov.cn 】 【 2020-05-06 17:44:25 】 【 来源:乐山警方

  “你愿不愿意让我去武汉?”“你能不能不去?”大约2分钟后,干超与妻子的微信对话框又弹出了一条消息,“在国家有需要的时候,必须要有人站出来”。

  

  2月15日,乐山市井研县计划运送一批生活物资对口驰援武汉市蔡甸区。当时新冠肺炎疫情处于相对严重的阶段,县巡逻中队中队长干超主动请缨,参加物资护送的任务。“我很幸运,因为还有很多像我一样主动申请的人,但他们没有去成”,干超将这趟路程用幸运概括。

  

11.jpg


  防护服用在我身上是一种浪费

  

  “我最初的状态比较亢奋”,当任务确定后,干超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聚焦在去武汉的这趟路程上。

  

  三岁的女儿不停地哭,母亲呆在房间里不出来,父亲执意要送到门口……在正式出发去武汉之前,他回家取了一趟行李。“那天全家的气氛真的很压抑”,干超事后回想家人的态度,红了眼眶。

  

  “其实还有很多人都想去”,干超是第一个主动申请的,却不是最后一个。“恭喜你”,当知道他即将奔赴武汉时,一个兄弟伙儿打来电话表示祝贺,2天后,在去武汉的警车上增加了3个人,其中1个是医护人员。这个场景很难让人想到,他们即将要上去的是一辆开往疫区的车。

  

  长途司机是在高速路上和时间赛跑的人,路程很长,吃喝睡都是问题,出发前要做的准备工作也很多。在采购了一袋大米、一些萝卜以及当地的特产甜皮鸭后,在2月17日早上,干超一行14人、7辆车从井研县出发了,其中6辆是装满物资的货车。

  

  启程后,采购的物资2顿就被消灭干净,他们对高速路上的服务区仍然寄予期望。“导航没有给我们提示服务区关了”,干超原准备在一个服务区稍作调整,走到后才发现临时关闭。加油、上厕所、吃饭都成了问题,他们只能靠毅力憋着、控制饮食,然后一边开一边寻找可同时停靠6辆大货车的地方。

  

  “进入武汉地界,整条高速路几乎空无一人,空无一车”,干超偶尔会看到闪着警示灯的救护车从武汉那个方向过来。看着空荡荡的高速路,脑子里闪现着不断增加的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数据,他的内心开始害怕。

  

  “从你的专业角度分析,我们能平安地回去吗?”在即将到达武汉时,他向同行的医生发问。干超希望得到一个肯定的回复,因为面对未知,人是会恐惧的。一路上,干超每次眯上10分钟左右就会醒来,然后微信回复妻子“一切正常”。

  

12.jpg


  这份担忧在进入武汉市后,戛然而止。“看到我的同行们深处疫情一线,防护措施却只有一次性医用口罩时”,干超的心定了。出发时,县上为每一个人都准备了一套防护服,原本决定在临近武汉市的某个地点换上,但看到武汉同行的防护措施后,他们临时决定不穿。

  

  “防护服用在我们身上是一种浪费”,干超一行将物资运送到武汉市蔡甸区,看到火神山医院外100多个排着队的医生护士正往里面走。“他们才是真正的一线人员,而我们仅仅是做了自己能做的”,来回2000余公里,原定5天的路程,他们只用了50个小时,其中还包括7个小时的下货时间。在干超看来,是身上的职责不允许自己怠慢这趟行程。

  

  我要努力地跑

  

  护送物资任务完成后,干超被安排集中隔离14天。“首先是补了50个小时没有睡的觉,然后继续工作”,隔离的只是距离,但并不影响他对外面工作的了解和安排。

  

  中午12点隔离期结束,干超并没有回家见父母孩子,而是直接去往卡点,继续日常执勤工作。“14天的隔离就是休息了,外面那么多的兄弟都还没有休息过”,在执行去武汉任务之前,干超已经连续工作40余天,平均每天的工作时长达到15个小时。

  

  因为中队人手紧张,干超一个人需要负责三个执勤卡点——仁沐新高滩高速出口、仁沐新高速竹园出口、国道348竹园板板桥执勤点。前期他每天会接触上万台车辆,协助卡点民警和辅警对车辆上的人员进行体温检测,将车辆去向、人员去向和属地详细计入工作台账。

  

  “我要努力地跑”,奔跑是当时的工作状态。执勤卡点人手不够,防护用品不够,干超不断地协调,但解决完一个问题又会出现新的问题。

  

13.jpg


  没有人知道新冠肺炎会不会大面积传染,会不会传到井研县。“我们也都是第一次处理这些事情”,在工作过程中,很多群众是不理解的,认为是形式主义,干超和同事就只有耐心地去解释,慢慢引导群众的理解和认可。

  

  在执勤的第一天,干超就遇到一起疑似病例。一辆成都牌照的小轿车驶入防疫卡点,副驾驶人员两次体温检测均出现异常。根据规定,须将车上人员引导至定点检查医院。在检查的过程当中,驾驶员情绪激动,强烈要求回成都,欣慰的是车上所有人的核酸检测均为阴性,“运气不好,就是拿命去拼”,干超是害怕的,但绝不会因为害怕而退出,“我的工作就是保护老百姓的安全,如果必须要有人牺牲,我情愿是自己”。

  

  但是想起家里的2个小孩和年迈的父母,干超是愧疚的。未来,他希望有机会能和家人在白天重走一趟去武汉的路,然后给家人分享那50个小时的故事。(刘映红)


编辑:李雁佳

井研长安网简介 | 版权声明 | 投稿须知 |

蜀ICP备13026642号-1 井研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

蜀ICP备13026642号 井研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